以罪之名 第五十九章 假死局

小說:以罪之名 作者:厭筆川 更新時間:2019-05-22 19:26:57 源網站:新八一中文
  帽子和圍巾取下來后,白中元露出了真容,這讓“薛海剛”的臉色陡然變得煞白。

  與之反應相差無幾的是謝江,怪不得訂婚宴上覺得新郎官有些眼熟,原來這背后還隱藏著如此驚天的隱情。

  “你們是怎么找到我的?”沉默了良久之后,陳少華終于開了口,同時也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回省城以后會告訴你的。”白中元不想在這里浪費時間。

  “我想回去跟三丫說一聲。”陳少華望向了遠處的紅燈籠。

  “不行。”白中元搖頭。

  “那……就讓我跟薛東的母親告個別吧?”

  “也不行。”

  “帶路吧。”陳少華垂下了頭顱。

  兩人帶著陳少華剛剛回到薛衛國的家里,梁智便急匆匆跑了回來:“白隊,現在就回縣城嗎?”

  “嗯,現在事情還沒曝光,是離開的最佳時機。”將陳少華塞進車里后,白中元又轉向了薛衛國,“薛叔,這趟過來給您添麻煩了。”

  “這是說的什么話,都是應該的。”

  “還有件事兒想請你幫個忙。”

  “你說。”

  “我們現在必須要離開,所以想請你去趟薛為民的家里,人抓走了怎么也得通知一聲。薛為民不鬧最好,如果借機尋釁滋事就直接給梁子打電話。”話說至此,白中元看向梁智,“沒問題吧?”

  “沒問題。”

  “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把事辦好的。”薛衛國保證,示意打開后備箱,“這酒和肉你們帶上。”

  白中元很清楚徐衛國的脾氣,所以也就沒做推辭,道謝后又說:“薛叔,還有個事兒麻煩你上點心。”

  “多去薛東家看看是嗎?”

  “沒錯。”白中元面現憂色,“陳少華跟薛東的關系很深,現在被拘捕了,薛為民保不齊會遷怒于薛東家,我怕他做出什么過激的事情來。”

  “這點不用擔心,有我在他別想動任何人。”

  “那成,我們先走一步,回頭再來看您,保重身體。”

  “剛下完雪,路上慢點兒。”

  “留步。”

  山路本就難行,加上又下了雪,所以這幾十里路足足開了兩個多小時。回到警隊之后已經是凌晨,梁智建議明天再走,但被白中元拒絕了,縣城的高速封閉后只能走國道,必須抓緊時間才行。

  陳少華的落網,讓白中元的心踏實了些,于是在回來的路上對基本案情做了簡述,了解之后梁智自然清楚案件的重要和緊迫性,便沒有再做挽留,開著警車護送到縣城邊界才做了最后的告別。

  “白隊。謝隊,一路順風。”

  “有時間到省城去,老謝做東咱們再聚。”

  “沒問題。”謝江爽快的答應,狠狠的剜了白中元一眼。

  “到了給我來個電話。”

  “再見。”

  ……

  上午九點,刑偵支隊。

  路上謝江對薛東老家之行的情況做了匯報,因此方言就在外面等著了,見面后他先看了看車里面的陳少華,示意兩名刑警把人帶走,而后才說道:“你們兩個感覺怎么樣,還能不能扛住?”

  “饑寒交迫。”白中元眼睛都有些腫了。

  “這樣,你們先去食堂吃飯,我已經打過招呼了,然后再去洗個澡睡一覺,下午審訊陳少華。”

  “我看行。”陳少華落網之后,白中元也就沒有了那種緊迫感。

  “還愣著干嘛,走吧。”謝江率先朝著食堂走去。

  吃飯、洗澡、睡覺,白中元再次睜開眼,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兩點,填飽肚子后和謝江一起去往了審訊室。

  陳少華的死而復生,讓支隊很多辦案人員都極為的驚詫和好奇,因此審訊開始的時候,包括方言、許琳、秦時雨和周然在內的很多部門負責人都聚集到了一起,通過屏幕同步跟進著審過程。

  “感覺怎么樣,手上的傷好了嗎?”進門之后,白中元用這句話拉開了序幕。

  “承蒙白隊惦念,已經差不多了。”從被抓捕的那一刻起,陳少華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反倒是坦然了。

  “你對自己也夠狠的。”說著,白中元翻出了一張照片,“這么長的釘子刺穿手掌,一定很疼吧?”

  “跟命比起來不值一提。”

  “也是。”白中元點頭,示意旁邊的警員做好筆錄。

  “是你自己主動交代,還是我們逐條訊問?”睡了一覺后,謝江恢復了精神頭兒。

  “我可以自己交代,但在這之前你們必須回答我一個問題。”

  “你別得寸進尺。”謝江立眼。

  “讓他說。”白中元倒是不在乎,“什么問題?”

  “一路上我都在琢磨件事兒,可死活就是想不通,你們是怎么知道我還活著的?”陳少華著實好奇。

  “其實我也想知道。”謝江突然來了一句,而后看向了監控,他相信后面那些人也都有著同樣的疑問。

  “你就別跟著添亂了。”翻個白眼,白中元這才說道,“陳少華,其實我挺佩服你的,這個假死之局做的很高明,可有個環節你處理的太過于粗糙了,或者說你低估了警方追查這起案件的決心。”

  “你指的是崔偉的尸體對嗎?”

  “沒錯。”白中元點頭,“在沒有找到崔偉尸體之前,這起案子永遠都會存在疑點,我也正是通過這點做出了大膽的假設和猜測,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是對的,你果然還活著,果然去了薛東的老家。”

  “以前又不是沒有發生過殺人沉江,尸體打撈不上來的事情,為什么你會執著的追尋這一點?”

  “因為潘雨。”

  “潘雨?”陳少華一愣,“這跟她有什么關系?”

  “她跟我說過一句話。”

  “什么?”

  “她說你是一只鬼。”

  “我是一只鬼?”陳少華笑了,“她倒真看得起我。”

  “就是因為這句話,勾起了我對你的興趣,二次復核現場的時候發現了隱藏的線索和更深的隱情。”

  “你發現了什么?”

  “很多。”話說至此,白中元再次發出了由衷的感慨,“辦案這么多年,你是第二個讓我產生了“恐懼心理”的人。”

  “第一個是誰?”

  “邱宇墨。”

  “他?”陳少華不屑的撇嘴,“不是我看不起他,如果讓我去做那起連環殺人案,一定比他高明的多。”

  “或許吧。”白中元不否認這點,“但我還是想說,你低估了他。”

  “什么意思?”

  “因為沒有邱宇墨,我們就不會把你挖出來,說的更直白些,邱宇墨在臨死之前算計了你一把。”

  “他算計我?”

  “沒錯,算計你。”白中元點頭,“準確的說,是邱宇墨聯合薛東一起算計了你。”

  “不可能。”陳少華臉色猛然一變,隨后嘿嘿笑出了聲,“白警官,有些事情你可能不是很清楚,這個世界上誰都可能算計我,唯獨薛東不會。”

  “為什么?”謝江問。

  “因為薛東的母親和孩子。”不等陳少華開口,白中元便說出了原因,“薛東落網之后將全部罪責都攬到了自己身上,明顯是一心求死,這是個極為矛盾的點。因為薛東犯罪的初衷是弄到一大筆錢給孩子看病,他這么在乎兩個孩子,怎么可能主動求死呢,他判處死刑后孩子怎么辦?只有一種情況下他會如此做,那就是他死了以后,母親和孩子會有人幫他照顧,而這個人只能是你陳少華。這也是我們為什么會出現在薛東老家的原因,你要照顧兩個孩子和老人,就必須去那里。”

  “你為什么會想到我,而不是崔偉?”陳少華反問,“整起案件中只有崔偉的尸體沒有被找到,你應該懷疑他才對?”

  “因為人品。”

  “人品?”陳少華笑了,“我們這種人,人品還有什么高低之分嗎?不都是雙手沾滿血腥的劊子手嗎?”

  “當然有。”白中元反駁,“每個人都有可取之處,你最大的優點就是重感情,這也是最讓薛東放心的地方。事實證明他賭對了,你的確履行了承諾,我相信如果你沒有落網,一定會照顧好薛東家人的對嗎?”

  陳少華沒有說話,而是目光凝視陷入了沉默當中,良久之后,才使勁兒點了點頭:“受人之托理當忠人之事。”

  “用你們圈子里的話說,你夠義氣。”謝江認可道,“倘若你沒有遵守承諾,一時半會兒還真抓不到你。”

  “我還是有些懷疑,僅憑這點就懷疑到了我?”

  “這其實是個排檢的過程。”白中元不介意告訴陳少華,“薛東一心求死,說明他早就安排好了身后事,也就是說有人會代替他守護家人。根據我們的走訪排查結果來看,崔偉這個人行事沒有任何的底線,而且并非那種計多智廣的人,完全不符合托兒靠母的條件,他被排除后就只能是你了。我們問過夜色的工作人員,他們每個人都能說出你的某個缺點,唯獨一點是眾口同聲的,那就是講義氣、重感情。”

  “這可真夠諷刺的。”陳少華自嘲的笑笑,“那你又是怎么想到我利用崔偉的尸體瞞天過海的?”

  “因為太巧了。”白中元直接回應,“首先,你發生車禍的時間太巧了,正好是張大根被害后不久;其次,車禍現場也太巧了,越野車的燃燒導致了尸體的嚴重炭化,已經無法做出準確辨別;最后,發生車禍的地點也太巧了,那段盤山道存在很多的視野盲區,足夠做出很多的事情了。”

  “……”

  陳少華目光閃爍,沒有說話。

  見此,白中元繼續說道:“其實還有一點你做的太過于明顯了。”

  “什么?”

  “我們的第一次見面。”

  “大根家里那次?”

  “沒錯。”白中元回憶著,“張大根被謀害后,正常人的反應是避而遠之以免麻煩上身,絕不會主動向命案上面靠。可你卻反其道而行,撕掉封條直接去了他的家里,我不懷疑你悼念張大根的初心,符合你重情重義的行事風格。但那兩顆煙蒂、受傷的手、擦拭血跡后丟到垃圾桶里面的衛生紙,其實都是你的算計。老話說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你出現在張大根的家里,無非是為了麻痹警方,為后續的逃脫爭取著時間。當時你的謀劃的確成功了,否則我也不會允許你前往張大根的老家,可隨著薛東的落網,我知道自己被騙了。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故意演給我看的。”

  “怎么被騙了?”謝江問。

  “我也好奇。”陳少華依舊在笑著。

  “那天晚上,我是凌晨三點多去的夜色,問及你行蹤的時候,薛東明確告訴我說一個小時之前請了假。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當時你并沒有在五樓,而是在一樓的家里,是接到薛東的通知之后才上去的。”

  “我為什么要那樣做?”陳少華的眼睛里閃爍著幽幽的亮光。

  “我說了,為了混淆警方視聽,為了讓警方主動排除掉你。”

  “那你知道不知道我在一樓做了什么?”

  “設局。”白中元不假思索的說道,“去往你住的小區之后,我先去調取了監控,看到你下車打開了后備箱,十來分鐘之后你才抱著兩個大箱子回了家,當時我以為你是整理后備箱,事實上我錯了。”

  “怎么錯了。”陳少華如狼一般盯著問。

  “當時你沒有整理后備箱,而是打開了下水井。”

  “你們找到了?”

  “當然。”

  “我為什么要打開下水井?”

  “因為,你要把昏迷的崔偉藏到下面。”

  “崔偉?”陳少華尚未回應,謝江卻是吃了一驚,“中元,你的意思是說崔偉當時還沒被殺害?”

  “沒有。”目光落在陳少華的臉上,白中元還原著當晚的事實,“張大根被害之后,夜色的安保便緊張了起來,所以你的行動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在上客最多的黃金時段無法長時間請假外出,于是讓薛東偽裝后開著你的越野車載著崔偉出了城,并故意暴露在了監控之下。與此同時,你替代薛東將喝醉的客戶送回了家里。可你們忽略了一個細節,事后沒有核對送客戶回家的路線。”

  “載著崔偉出城,并故意留下了監控影像,目的就是誘導警方,認為當晚崔偉就被殺害沉尸了。”謝江皺眉。

  “不,他們還做了一件事。”

  “什么?”

  “偽造現場。”

  話說至此,白中元死死的盯住了陳少華的眼睛:“當時薛東的身上還帶著一樣東西,那就是——你的血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以罪之名,以罪之名最新章節,以罪之名 新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电子游戏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