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柒的手指輕輕哆嗦了一下。

  她輕輕閉了閉眼睛。

  馮曼倫跟自己說的那些話,應驗了。

  那么,此時在賀逸寧的心底,自己跟那個女孩,到底誰重要一點呢?

  會客廳里的賀逸寧嗓音還是一貫的磁性魅力:“如果你真是我要找的人,我的承諾自然是有效的。”

  咯噔。

  一顆心,瞬間沉入無邊深淵。

  心底泛著的涼意,傳遍整個軀體,透著森森的寒意。

  沈柒沒辦法形容自己此時的心情,真的是五味雜陳。

  在賀逸寧的心底,自己終究還是……不如她的吧……

  沈柒苦笑一聲。

  罷了,清醒的痛苦著,總比糊涂的幸福要好的多。

  反正,這輩子自己一直都這么的清醒。

  也不差這一點了。

  抬手敲敲門,沈柒端著茶水送了進去:“抱歉,打攪了。”

  放下茶水,沈柒沒有多余的話,轉身便要離開。

  賀逸寧一把抓住了沈柒的手腕。

  賀逸寧驚訝的發現,手指下的溫度竟然是如此的低。

  她這是怎么了?

  “這位是……”林溪一副無害的表情看向沈柒:“哥哥,她是家里的女傭嗎?”

  女傭?

  這兩個字,如同刀子一般扎在了沈柒的心口上。

  是啊,自己算什么東西?

  頂多比女傭好一丁點罷了。

  不過是一個豢養起來的寵物。

  身為一個寵物,哪里有資格跟主人要地位?

  賀逸寧鳳眸閃過一絲的不悅,聲音略冷:“這是我的妻子。小七,給你介紹一下。她叫林溪。”

  沈柒強打精神,剛要跟林溪打招呼。

  林溪用挑剔的眼神看了一眼沈柒:“大嬸,我叫林溪,你叫我小溪就好了。”

  大嬸?

  沈柒苦笑。

  自己才二十三歲,已經是大嬸了嗎?

  賀逸寧明顯的皺了皺眉。

  這個少女怎么會是他的小天使?

  他的小天使那么的平和善良,怎么會語出傷人?

  沈柒卻已經開口說道:“你好林小姐,我叫沈柒,今年二十三歲。”

  “原來你才二十三歲,可是看起來好老哦。”林溪一副心直口快的模樣說道:“逸寧哥哥,你來,我有話跟你說。”

  話音一落,林溪一把拉開了賀逸寧抓住沈柒的手腕,拽著賀逸寧就要往里走。

  賀逸寧不為所動。

  林溪馬上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這些年和當年發生了什么嗎?”

  果然,這句話賀逸寧的鳳眸微微一挑。

  他的確想知道!

  他要好好的確定一下!

  沈柒輕輕閉了閉眼睛,強忍著淚意,輕輕說道:“逸寧,如果沒有什么其他的吩咐的話,我出去走走。”

  賀逸寧馬上回頭,卻只來得及看到沈柒側過去的身影。

  “好,不要到處亂跑。早點回來。”賀逸寧叮囑了一句。

  沈柒只來得及慌亂的點點頭,轉身狼狽而逃。

  她在這一刻,輸的體無完膚。

  沈柒踉蹌著沖出了會客廳,一下子靠在了墻壁上。

  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原來她的心可以疼到這個份上。

  展博的去世,她除了絕望之外沒有受到傷害。

  而賀逸寧的一句話,卻仿佛將她打入了深淵。

  原來最傷的疼痛,不是生離死別,而是漠不關心。

  沈柒仰著頭,不讓淚水沖出眼眶。

  這些天的甜蜜,好像變成了一個笑話。

  他對自己的那些寵愛,仿佛變成了嘲諷。

  原來,他可以對自己溫柔,更會對他真心喜歡的人疼惜。

  罷了,罷了。

  沈柒,收心吧。

  他不愛你。

  那些的好,那些的寵,那些的……體貼,只是建立在婚姻的基礎之上。

  你跟他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他對你的好,只是為了維護他的尊嚴和婚姻。

  無關愛情。

  他是一個負責的丈夫,卻不是一個深愛你的丈夫。

  沈柒,你清醒清醒吧。

  就在這個時候,沈柒的電話響了起來。

  低頭看看號碼,是馮曼倫打過來的。

  “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馮曼倫在電話里,語氣輕快:“為了感謝你兩次相助。”

  沈柒心亂如麻。

  她這一刻只想逃離這個家,逃離景華莊園。

  不管去哪里都好,她只是不想留下來,不想看著自己的丈夫跟別的女人……互訴衷腸。

  “好。”沈柒平靜的回答:“地址。”

  馮曼倫很快就報上了地址。

  沈柒沒有任何猶豫,回房間換了衣服,開車離開了景華莊園。

  一到咖啡廳,馬上有服務生在門口迎接。

  沈柒跟著服務生進了房間,一進門就看到馮曼倫含笑迎了上來:“可算是到了。”

  沈柒跟對方客氣的點點頭,雙方重新落座。

  “找我什么事情?”沈柒低垂著眼瞼問道。

  她現在其實真的沒心情談任何事情。

  只是想出來走走而已。

  “沒什么。只是突然覺得一個人在家很無聊,想找個人出來聊聊天。可是你知道的,我剛剛回國,我在國內也沒什么熟悉的朋友。想來想去,最熟悉的人,竟然只有你了。”馮曼倫慢條斯理的回答說道:“順便也想感謝你,不僅救了我,還幫了我妹妹。”

  沈柒苦笑:“沒什么。況且藥費,你不也是還給我了嗎?”

  “只是還了藥費,卻沒有還人情。”馮曼倫笑意淺淺的看著沈柒:“你似乎心情不好?”

  沈柒單手拖著額頭:“沒什么,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吧。”

  馮曼倫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沈柒,他并沒有拆穿沈柒的謊言。

  “如果你也無聊,想不想聽聽我的故事?”馮曼倫主動挑起了一個話題。

  沈柒眼眸垂了垂,輕輕點了點頭。

  “我是馮家的大少爺,也是馮家的繼承人。從我記事的那一刻起,我就跟另外一個人被并稱為h省第一公子。跟我并列的那個人,是賀逸寧。”馮曼倫語調輕緩的說道:“雖然賀逸寧在賀家不是唯一的第三代,卻是這一代之中的佼佼者,就算是他的大哥賀逸其都不能望其項背。”

  沈柒刷的抬起眼眸看著馮曼倫。

  他對自己再次提起賀逸寧,到底是幾個意思?

  上一次提起,是在景華莊園的party上。

  那一天,自己知道了賀逸寧心底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的事情。

  這一次提起賀逸寧,又是想讓自己知道什么?

  沈柒不是傻子。

  馮曼倫跟自己真心沒什么交情。

  他犯不著特地把自己叫出來,說些沒用的話。

  他有話要對自己說,絕對不僅僅是感謝自己的幫助!

  “我跟賀逸寧算是一起長大的,但是又有著不同的生活軌跡。兩個家族在別人的眼里都是那么的強大,然而我還很清楚。馮家跟賀家比起來,根本不算什么。”馮曼倫苦笑一聲,他定定的看著沈柒,沒有錯過沈柒眼底的戒備。

  “所以在幾年前,我就決定出國。我想去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僅靠自己的力量,測試一下自己跟賀逸寧的差距。”馮曼倫英俊的臉上閃過一絲的無奈,雙手一攤:“我在美國的那些年,確實也取得一點成就。然而跟賀逸寧比起來,仍舊不值一提。我父母年紀漸長,也開始催促我回國繼承家業。所以,我也只能匆忙回國。如你所見,我仍舊不值一提。”

  聽到馮曼倫沒有再提及別的,沈柒眼底的戒備略微松了松。

  “上次在南山,真的好抱歉,發生了那樣的事情。”馮曼倫竟然話鋒一轉,轉到了馮可欣的身上:“因為我跟賀逸寧從小一起長大的緣故,可欣自然也跟逸寧比較熟悉。在可欣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上賀逸寧了。這么多年,可欣的心事,全天下都知道的。想必你也是清楚的吧?”

  沈柒苦笑一聲。

  何止是知道。

  不要太清楚了!

  “結果,你跟賀逸寧突然就結婚了,她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才會做出那么過激的行為。不過,請你放心,可欣已經被我送到了美國。沒有家里的允許,她是不可能會回來的。”馮曼倫緊接著又說道:“馮家跟賀家的合作,是雙方共贏的,我代表馮家表示,我們是不會主動破壞合作的。還請轉告賀逸寧,可欣再也不會成為你們之間的障礙了。”

  沈柒再度苦笑一聲。

  馮可欣不是障礙,可是現在卻出現一個真正的障礙了。

  馮可欣不是賀逸寧的什么人,他當然可以不在乎。

  可是林溪是賀逸寧的白月光,心心念念了十幾年的人。

  怎么可以同日而語?

  “其實,可欣這個孩子就是被寵壞了。身為馮家的大小姐,h省的第一名媛,向來都是被人捧著長大的,自然而然的,也就逐漸養成了驕橫的毛病。我沒想到我離開的幾年,她會變化這么多,這也是我始料未及的。”馮曼倫鄭重的說道:“我今天向你鄭重道歉。”

  沈柒一怔,隨即說道:“沒什么的。”

  “不,該道歉的,就一定要道歉。”馮曼倫認真的看著沈柒:“就像你救了我,我要向你道謝一樣。這是做人的原則。”

  不得不說,馮曼倫的這兩句話,get到了沈柒的心底。

  沈柒也是這樣的一個人。

  不管是做了什么事情,該道謝的一定道謝,該道歉的一定要道歉。

  沈柒的面色很快恢復了正常,輕柔一笑:“好,我收下你的道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我們相愛吧:錯嫁替婚總裁,我們相愛吧:錯嫁替婚總裁最新章節,我們相愛吧:錯嫁替婚總裁 88讀書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电子游戏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