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熱烈輕快地絲竹聲響起,一群彩衣華帶的女子如蝴蝶般翩然入場。

  在彩色燈籠斑斕的光線下,姑娘們甩著水袖,在樂聲中翩然起舞,姿態嫵媚動人,看的下面的一群大老爺們兒都癡了。

  “這是哪里學的舞?以前從未見過!”

  “是啊!比起以前的舞,今晚的格外動人!”

  “姑娘們太漂亮了!今晚爺一定要挑一個好的!”

  “跳的好!”眾人都齊聲歡呼著,眼神灼熱地盯著臺上。

  一曲舞畢,姑娘們紛紛下去,花月扭著柳腰走了上去,對著下面拋了個媚眼兒:

  “諸位大爺,今天的重頭戲馬上要開始了,各位爺可準備好了嗎?”

  說完,花月曖昧的眼神往樓上掃了過來,看到凰歌坐在窗邊笑著看她,花月頓時拋了個媚眼過來。

  夜千丞看見這一幕,臉色微寒,目光落在凰歌臉上,久久沒有移動。

  凰歌正忙著和花月眉目傳情,卻忽然感覺到某人森冷的目光。

  她轉過頭來,下意識地往旁邊挪了挪,訕笑著道:

  “王爺,是不是擋到你了?要不你從這邊看?”

  夜千丞薄涼的唇角抽搐了兩下,深邃的眸子里染上了怒火。

  云星月見狀,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連忙笑盈盈地道:

  “黃公子似乎對樓下這些姑娘們很感興趣啊,我之前還以為,以為……”

  云星月話說了半截,掩唇笑了,態度神秘而曖昧。

  凰歌挑了挑眉,爽朗地笑道:“郡主還以為我如何?”

  云星月試探的眼神在夜千丞的臉上轉了轉,笑著道:

  “看你和千丞哥哥的相處方式,我還以為你喜歡男人呢,原來是我誤會了呢。”

  凰歌哈哈一笑,對著云星月眨了眨眼,道:“郡主沒有誤會啊。”

  “沒有誤會?”

  云星月訝然地看了凰歌一眼,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看見了足以讓她心碎的一幕。

  凰歌從窗臺上走了下來,單手挑起了夜千丞的下巴,然后在他唇上吻了一下,隨后戲謔地看著云星月:

  “我就是喜歡男人啊!”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時間仿佛都停滯了。

  夜千丞率先反應過來,冷酷無情的銀色面具下的唇角輕輕地動了動。

  他竟然笑了!

  云星月看著自己心上人那揚起的唇角,腦海中有一道驚雷轟然炸響,把她劈的外焦里嫩的。

  云星月近乎癡呆地想,為什么?為什么千丞哥哥被黃大夫那個臭男人非禮了之后,還一臉很享受的樣子呢……

  “星月郡主,你沒事吧?”

  凰歌放大的臉在云星月的眼前出現,云星月呆呆地回過神來,這才發現,眼前這位黃大夫的眼睛,似乎有些熟悉。

  明亮有神,靈動水潤,里面永遠閃著惡趣味的笑意。

  只是這雙眼睛在哪里見過,她卻想不起來了。

  “我沒事。”

  云星月臉如土色,強撐著笑了一下,不愿意相信般的問夜千丞:“千丞哥哥,你們剛才在開玩笑,對嗎?”

  夜千丞嗤笑了一下,把凰歌拉到了自己腿上,捧著她的臉,“吧唧”一下親了一口那嫣紅的唇。

  凰歌愣了一下,隨后十分配合的對著云星月露出了惡魔般的笑容:“星月郡主看到了嗎?我們不是在開玩笑哦。”

  云星月只覺得頭暈目眩,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當即暈了過去。

  “無趣。”

  凰歌翻了個白眼,揮了揮手對著站在一邊的蓮心和芙蓉道:“你們還都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把你們郡主送去就醫?”

  說完指了指旁邊一臉錯愕的寒冰:“你也去。”

  寒冰:……為什么又是我啊?

  那星月郡主分明都已經暈過去了,肯定走不了路,兩個丫鬟也絕對背不動他,如今他也跟過去的話,就只能他負責把云星月背上馬車了啊!

  為什么這種體力活每次都落在他身上?以前是杜蘅,現在是云星月……

  寒冰雙眸含著辛酸淚,憂傷地背起云星月往外走。

  凰歌嘟了嘟嘴巴,想從夜千丞腿上下來,卻被夜千丞拉住了。

  “撩撥完就想走,你也太不負責了吧?”

  凰歌尷尬一笑,拍了拍夜千丞的肩膀道:“咳咳,如今我們可是兩個男人,注意影響,注意影響。”

  “那是什么東西?”

  夜千丞皺眉看著凰歌,深邃的眸子里像是蘊藏著萬千星辰。

  影響是個什么東西?他從來沒有在意過。

  如果真的在意所謂的影響和形象的話,他就不會不管自己在江湖慘不忍聞的名聲了!

  凰歌受不了他那一本正經的注視,臉色紅了紅,挪開視線往外面看的同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只見對面雅間和上層的人已經好奇的看過來了,并且對著她和夜千丞指指點點的。

  沒錯,他們兩人如今的形象抱在一起,確實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剛才云星月在的時候,她不過是為了氣云星月而已,現在再抱在一起嘰嘰歪歪的,就有些不合適了!

  “快放開我,人家說閑話呢。”

  凰歌聲音中不自覺地帶上了一絲撒嬌,頓時把夜千丞逗笑了,他這才松了手,靠近她的耳邊輕聲道:“回去再好好懲罰你。”

  這個女人,簡直是個小妖精!

  溫熱的氣息撲在凰歌耳邊,凰歌忍不住歪了歪頭。

  一陣酥麻的感覺像是電流一樣迅速傳遍了全身,凰歌的臉瞬間紅到了耳根,她飛快離開了夜千丞的腿,靠著窗臺坐了下來。

  “你們看到了嗎?剛才那個包間的兩個男人抱在一起親來親去的,簡直太惡心了!”

  “當然看到了,咱們云墨國什么時候好男風了?真是世風日下!”

  “誒?那個人有些臉上還帶了一張銀色的面具,是覺得丟人所以遮住臉嗎?”

  “天哪,這個人好像是敬王九千歲啊……不是說九千歲常年戴著一張銀面具嗎……”

  對面包間里的人指指點點,議論紛紛,夜千丞瞬間冷下了臉。

  他凌厲而幽深的眸子掃過那些胡言亂語的人,微微抬了抬手,無數冰刃便飛了出去,直直的射在那些雅間的窗柩上。

  “咣!”

  bǐ shǒu般的利器刺入木頭里,干凈利落,帶著駭人的威懾。

  仿佛再多說一句,這些寒刃便會刺入他們的腦袋!

  剛才還說三道四的人立刻噤了聲。

  三樓的一個雅間里,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進去,恭敬地對著坐在里面的男人道:

  “公子,屬下看清楚了,二樓那個雅間里坐著的確實是敬王,他身邊那個男的好像是給三皇子治病的大夫。”

  “嗯,我知道了。”

  男子慵懶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一絲疑惑:“我看他們進來的時候好像還帶了一個女的?”

  先前說話的侍衛猶豫了片刻道:“是……星月郡主。”

  “星月?她怎么會來這種地方?"

  正在喝茶的男人似乎嗆了一下,頓時劇烈的咳嗽了起來,在他身邊伺候的女人,趕緊用手帕給他擦灑在身上的水:

  “溫公子,您怎么忽然這么激動呢?看看這衣服都濕了,要不跟奴家去屋里換換吧……”

  “滾開!”

  被叫做溫公子的男子不耐煩地推了她一把,女人毫無防備,一下子摔倒在地,腦袋狠狠地撞在了桌腿上。

  “啊!”那女人吃痛的呼了一聲,再也不敢多嘴,爬起來就往外跑。

  侍衛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家主子,輕聲勸道:“公子,星月郡主是追隨敬王來的,但是剛才好像暈了過去,被敬王的侍衛送出去了,您就不必……”

  溫公子冷笑一聲,暴躁的在雅間里走來走去:“星月好好的怎么會暈過過去?”

  侍衛一板一眼地道:“星月郡主一直喜歡敬王,如今看著敬王當著她的面與一個男人卿卿我我……”

  說到這里,他尷尬地看了一眼溫公子:“星月郡主說不定是氣暈的……”那溫公子臉色陰狠,惱怒地拿起茶盞狠狠的往那侍衛頭上砸了過去:“就你話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于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諾基亞小說網_書友最值得收藏的網絡小說閱讀網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索網站閱讀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最新章節,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88讀書網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
电子游戏厅